大大大杯粉红冻奶

今天又刷了遍大哥,应该是四五刷了。看到里面小远的日记还有那张皱皱巴巴的遗书,突然就特别有感触,然后就手残摸了张。
家里没有彩墨,笔油弄我一手orz暂时是做不到泛着陈年血色的字迹了…
因为一想到明天考完试发分心情也是五味杂陈所以摸个鱼放松下,物理是个什么东西!!
不过那种软巴巴的纸巾真的好难写啊。
这种字丑加手癌已经尽力了哇。
好喜欢他们两个。

他有个家,嗯,家不远。

评论

热度(4)